优米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 西藏记游

 

    陈贤庆

 

   

09年三月的某一天,朋友打来电话,说广东中国旅行社推出一个“西藏极地探险旅游”,价格很便宜,双飞六天只需2999元,而且还送五天的“云南游”(不包括机票,且要在四月份出行);如果不要“云南游”,只需2888元。朋友极力邀我参加。听这价钱与优惠,的确很不错,说明全球性的经济危机,严重影响了旅游业,但也刺激了旅游业,必须要降价以促进内需。

我还没有想过要到西藏一游,因那是个遥远而神秘的地方,而且听说还会有高原反应,不是人人皆可去的。不过,朋友是两位中年女性,身体并不算很好,她们敢去,难道我不敢?计算一下日子,只需请别的老师代一次课即可,于是,便答应下来。

要到西藏,恐怕主要是担心高原反应,于是,在出发的前两三天,便吃了几次“红景天”药丸。此外,带些什么衣服,也费思量,广东的气温是20多度,西藏是零下12度到零上10度,还不时会下雪,寒衣、帽子、围巾等是不可不带的。

    

这次旅游的时间原来是328日到42日 ,但后来是3号才回来,个中情况下面会谈到。

三月28日清晨5点半钟,我与两位女同伴包车到广州白云国际机场,大概7点钟到达。到了机场始知,我们这旅行团只有14人,6位广州人,3位中山人,3位佛山人。除了我为男性,还有一位63岁的张先生,一位中年男子李先生,一位9岁的小男孩,其余都是女子,老中青皆有,最老者为58岁的“黄婆婆”。我们此团从机场出发的,其实只有12人,有黎氏两母女是乘飞机到西宁,再从西宁坐火车到拉萨与我们相会的。

10点钟,我们所乘的南航CZ3463航班飞往重庆,中午到达。本应在重庆停留一小时,再飞拉萨,怎知飞机因机件故障,老修不好,我们上了飞机,又被叫回候机室,如是者三次。到下午3点,机场决定此机不能飞,全部乘客被安排在重庆渝北区双龙大道的劳动宾馆住下,次日上午再走。

既如此,我们在安排好房间后,便乘公交车到市区,反正重庆我们都没有去过,大家趁此机会去了朝天门,乘船游览了长江和嘉陵江,傍晚去了解放碑附近的闹市,吃了一顿重庆火锅。晚上,我在宾馆还看了一场足球比赛,是伊朗对沙特的世界杯十强赛,结果,沙特以21获胜。次日上午,我与朋友还去了附近的双龙湖公园游了一个小时,拍了一些照片。如是,因飞机的机件故障,使我们无端赚了一天重庆游,次日上机时,南航还给每位乘客赔偿了200元。南航这次可是亏大了,自此,暂时取消了直飞拉萨的航班。

但是, 328日,是西藏农奴解放50周年,拉萨有大型庆祝活动,我们错过了这一天!有团友认为,飞机 坏了是借口,是不想让太多的外人到拉萨,而事实上,28日下午,布达拉宫广场亦戒严,我们即使去到拉萨,也接近不了庆祝会场。不过,我觉得当局不大可能以飞机 坏了为借口阻止我们到拉萨吧。

管怎样,重庆之游,不可无诗词之作,有《浣溪沙》一阕记其事:“蜀国休言路远惊, 银鹰展翅落山城,双龙湖畔柳初青。    解放碑前迷广厦,朝天门上眺嘉陵,火锅味辣更怡情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29日上午11点,我们坐上南航一架从广州飞来的飞机,再飞往拉萨。飞行时间为2个半小时。开始,飞机都在云层之上飞行,在接近拉萨时,才看到连绵起伏的雪山。下午2时,我们终于平安飞抵拉萨贡嘎机场。在机场,我们才见到西藏的导游小刘——一位很漂亮的重庆姑娘。她给我们每人送上一条雪白的哈达——这种仪式,恐怕只在西藏会遇到了。此时,太阳光很强烈,不冷反热, 拉萨市不愧称为“日光城”。

接着,我们坐上一部旅游中巴,开车的是吴师傅,也是四川人。从贡嘎机场到拉萨市区有100公里之遥,要行车一个半小时,都是沿着雅鲁藏布江走。一路上,小刘给我们介绍西藏的风土人情,说得十分流畅生动。我们知道,拉萨的地势为3600米,我们在车上,并没有感到不适,觉得“高原反应”似乎是危言耸听。到了拉萨,车子在北京中路的圣江饭店停下。这是我们入住的地方。站在大堂里等候领房卡时,大家开始有高原反应了,感到不舒服,有点头晕、恶心。此时,饭店正值停电(常事),我们要上三楼,只有走上去,我刚迈了几步,便觉得脚步浮浮而不稳,两位女服务员即过来,一边一人搀扶着我,才上到三楼的房间。我坐在椅子上,感到心跳得厉害,就象刚进行了百米冲刺。同房的老张,反而没有我的反应强烈,还活动自如。

休息了一会,便坐车到附近的饭店吃晚饭。在饭店里,见到了乘火车来的两母女。她们昨天已到,今天参观了布达拉宫。按她们说,坐火车辛苦多了。由于高原反应,大家感到头痛、恶心等,都食欲不振。饭菜只吃了一点点。我则只勉强吃了一碗饭,这是很少有的。饭后,虽则已7点多钟,但拉萨的天空还很明亮。有些团友便去了不远处的布达拉宫。而我感到不适,而且觉得那景点反正会去的,所以,不如回旅店休息。是夜,真的主要是休息,连电视也没有兴趣看。老张从布达拉宫回来,说那广场的夜景不错。不过,戒备森严,有不少便衣民警在巡逻。

是夜,我们被告诫不要洗澡。一切动作要轻。我们都早早上床睡觉,但头有些痛,也觉得空气很干燥,总之难以入睡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30日,一早醒来,发现拉萨下了一场大雪!吃早餐时,大家都说没有睡好,有的几乎就是整夜失眠。而那顿早餐,馒头、鸡蛋、白粥、青菜等,大家也是胃口不佳。

早餐后,我们离开拉萨。见到拉萨街头都被白雪覆盖。导游小刘说,拉萨一年也会下几场雪,但很少有这么大的,几年也难遇,我们是幸运了,能看到这么壮丽的雪景。我们特意在罗布林卡公园处停下,拍了一些照片。

出了拉萨,我们的车子往拉萨东面数百公里外的林芝进发。由于高原反应,加上道路弯曲颠簸,车开了不久,即有团友开始不适并呕吐。我也几度要吐出,幸好还能强忍着。沿途都是雪景,尤其是壮丽的雪山,但大家晕晕沉沉的,也顾不得欣赏了。我想,如此状态,再坐一天的车,还不知被折磨成什么模样了。中午停车吃饭,大家更是没有胃口,饭菜都只动了一点点。

当车子到了5020米高的米拉山口时,更是大雪纷飞,四周一片白茫茫,道路都是积雪,似乎快结成冰。而道路的一边是陡峭的山峰,另一边是悬崖,前面有些车子停在路边;有些车子正由乘客推着上坡。我们的团友中有人害怕,问到底能否再往前走。司机说没把握,询问我们的意见。这时,我们几乎想折返拉萨,但又心有不甘。返回拉萨,整个行程就乱套了。我们再问司机,如此的天气,走过没有。司机说,常遇到这天气,开慢一些没有问题。于是,我们便决定继续往前走。车子小心翼翼驶过米拉山口,然后,渐渐下坡。

西藏的天气很奇特,小刘常说,十里不同天。的确,离开米拉山口后,所见到的,已是另一番景象。两旁的高山,只有山顶还覆盖着雪,公路两边,出现了一些青葱的树木,尤其是桃树,正盛开着桃花。小刘和吴司机再一次说我们幸运,说西藏的桃花只开六七天,就被我们看到了。此外,我们还看到雅鲁藏布江碧绿的流水,河畔宽阔的草甸,以及草甸上悠闲地吃草的牛羊。

一路上,我们还把不时能看到一些藏民,在往拉萨方向走。说准确一些,他们不是“走”,而是走几步即来一次“长跪”——整个身体趴在地上顶礼膜拜。川西或藏东,离拉萨该有多么遥远啊,如此的跪拜,何年何月才能到达拉萨的布达拉宫?不是虔诚的 藏传佛教教徒,实在是不可理解这种行为的。

由于林芝地区较低,只有2800米,也由于高原反应渐渐适应,这天下午,我感觉舒服了很多,几乎与平时一样了。到了巴松错时,已有兴趣和力气走下那湖去游览一番。原来,藏语“错”就是“湖”的意思。这巴松错就是巴松湖,是西藏三大圣湖之一,还有“西藏小瑞士”之称。这里湖水清澈,碧蓝,四周山峰树木青葱茂盛,加上天空也晴朗,风景还是很不错的。湖面上停泊着一些游艇。岸边有木桥连接湖心岛,岛中有座庙。但除了我们以及和我们一样的游客,并没有当地人到。

在巴松错停留了一个小时左右,吸足了氧气,大家都舒服了。下午45点钟,我们到达林芝军用机场,并接近林芝八一镇时,方知林芝是个“禁区”。我们须得经过四五道由边防军把守的检查站,每人都要被检查身份证并作登记。据小刘说,此处接近尼泊尔和印度的边境,现在,只对国内的游客开放,港澳和外国人都不得进入。

坐了几乎一天的车,傍晚时分,我们才到达林芝的八一镇。所谓“八一镇”,原来此处最初 为驻军之地,由解放军渐渐建设而成。近年来,由广东和福建省重点援建此地,难怪,当我们到达八一镇时,有似曾相识的感觉,觉得不象是西藏的地方,反而象广东某些小县城。

我们入住林芝的假日酒店。我依然与老张住一房。晚饭时,大家精神不错,高原反应基本消失,胃口好了很多。饭后,林芝下起小雨。小刘说,林芝常早晚下雨,有“西藏江南”之称。我与友人打着伞,到林芝街头转了一会。各种商店、食店、酒巴皆有,多是四川人开设。由于下雨,路上人烟稀少。马路上有出租车在跑,但多不见载客。友人买了一双军用胶鞋,以备次日游览之用。

回到酒店,惊讶地发现,水咙头流出的不是热水,只是5度到10度的暖水!这水,也难以洗澡。我们干脆早些睡觉,这一觉,睡得还好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31日,吃完早餐后,我们开始乘车在林芝游览。首先,参观了桃花沟。桃花沟,不过是种有不少桃树的地方,幸好此时,正值桃花盛开,可供照相。

随后,我们乘车准备游览鲁朗林海。鲁朗的意思藏语为“龙王谷”,也是“叫人不想家”的地方。鲁朗林海是我国面积最大、保持最完好的第三大林区。森林离不开雪山的衬托,在鲁朗林海,可以眺望中国最美十大名山之冠的南迦巴瓦峰。然而,真的是“十里不同天”,当车子接近色季拉山口时,发现又是大雪纷飞,四周的树木都被大雪覆盖。到了色季拉山口时,四周更是白茫茫一片。景色是壮观的,然而,在山口处,已有多部汽车停在那里,不敢向前。司机说,如果再前进,发现走不了,就没有地方掉头了,所以,不敢冒险。再说,这样的天气,也看不到远处,尤其看不到南迦巴瓦峰。既如此,我们只有往回走下山,在某处树木茂密的地方停下,拍了不少“雪压森林”的照片。

午饭,我们回到林芝吃。午饭后,我们要到一个叫南伊沟地方。此地,司机也没有去过。是新近开辟的旅游景点。这景点,据介绍如此:南伊沟,为米林县最负盛名的雪域圣地。其位于喜马拉雅山区东段,风景秀丽,是中国人口最少的少数民族珞巴族的最大聚居地,珞巴人信奉原始巫教,还过着刀耕火种、结绳记事的原始部落生活。因而,南伊沟被誉为神秘的“世外桃源”。我们驱车到南伊沟,但在某处,却发现有一边防检查站。经过一番手续,车子被放行,但被告知,只能往前走10分钟的车程,不能深入。当车子走了10分钟,司机真的乖乖停下。而这段路,我们实在看不出有什么美好的风景,甚至没有看到人烟。于是,便失望而回。导游小刘说,那地方,拉直距离,到印度就是90公里,所以不准深入。 虽如是说,但作为旅游者的我们,就吃亏了。

今天的行程,实在不怎么样。桃花沟没有特色;在色季拉山口受风雪所阻,无法看到壮丽的原始森林和南迦巴瓦峰;在南伊沟无法深入体会珞巴民俗……如此就结束一天的行程,甚是扫兴。在归途中,我们只有在雅鲁藏布江沿岸,照照相而已。

不过,我们来时经过一个路口,小刘和司机告诉我们,从那里,可以去到雅鲁藏布大峡谷。此峡谷已被证明为世界最长的峡谷,现已开辟为旅游区。但我们的行程没有包括这景点,如果要去,则要自费,每人400元(门票150元,景区车票70元,余下是我们旅游车的车费)。围绕这景点,引发了我们一场“内讧”。有人觉得400元太贵;其时已接近下午3点,去那里来回要4小时,有人认为划不来;有人认为,因西藏天气变化无常,到了那里可能下雪下雾,什么也看不见;有摄影爱好者认为,到了那里天色已晚,怕拍不成照片;当然,也有是随大流的。导游和司机说,要全车14人都同意去,才能去;有一人不同意,也不能去。因为不能在荒山野岭中放下一人的。最后,多数人决定不去了。

但是,事情又峰回路转。女人中年纪最大的黄婆婆生气了,她嚷着:“好不容易才到了西藏,好不容易才到了世界第一的雅鲁藏布大峡谷,为什么不去?钱财是身外物,我老了,以后也不会有机会来了,你们不去,我自己一人也要去!……”她叫导游和司机帮她找一辆车,她自己独自去。其实,这是不可能的事!不是从广州去市桥去花都,这是人烟稀少的西藏啊!

经黄婆婆此“一哭二闹三上吊”,车中的团友,毕竟起了恻隐之心:怎能让一位老太婆冒此危险?大家纷纷安慰她,表示都去。于是,爽快地交钱;于是,车子进入到大峡谷的路口,沿着雅鲁藏布江而去。 事后方知,到林芝的游客,一般都会被导游“引诱”到大峡谷的。

雅鲁藏布江下游,江水绕南迦巴瓦峰而行,峰回路转,作巨大马蹄形转弯,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峡谷。此峡谷北起米林县的大渡卡村(海拔2880米),南到墨脱县巴昔卡村(海拔115米),长5049公里,平均深度5000米,最深处达6009米。整个峡谷地区冰川、绝壁、陡坡、泥石流和巨浪滔天的大河交错在一起,环境十分恶劣。许多地区至今仍无人涉足,堪称地球上最后的秘境,是地质工作少有的空白区之一。1994年,中国科学家们对大峡谷进行了科学论证,以综合的指标,确认雅鲁藏布干流上的这个大峡谷为世界第一大峡谷。曾被列为世界之最的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(深1880米,长400公里)和秘鲁的科尔卡大峡谷(深3202米),都不能与雅鲁藏布大峡谷等量齐观。新华通讯社向全世界及时报道了这一消息,全球为之轰动。19989月,我国国务院正式批准:大峡谷的科学正名为雅鲁藏布大峡谷

当然,我们沿途不可能将大峡谷的所有都看到,但是,由于天气晴朗、暖和,太阳远未落山,随着蜿蜒的山路,我们可以看到沿途秀丽的风光。到了景区,我们换乘景区的车子,由景区的司机驾驶,并配有导游讲解。景区中设有几处观景台,可以从高处眺望峡谷中的风光:山峰、河流、草原、房屋、牛羊……然后,车子又往山下走,越走越低,几乎走到谷底。这时,又有另一番景致:碧绿清澈的江水,江中的鹅卵石,两岸的雪山,山上的瀑布、流泉……无论从什么角度,都可以拍摄到很美的照片。也算我们幸运,在日落黄昏时,几乎云开雾散,还可以看到南迦巴瓦峰的一些峰顶。

我们所有人都认为,不枉此行!这400元花得值!也回过头来感谢黄婆婆的“一哭二闹三上吊”,不然的话,大家都错过了领略这个“世界第一”了。 我们在大峡谷附近的一间很简陋的黑暗的藏式饭店吃晚饭,感受了一回藏族人民的生活。大峡谷的导游白马姑娘的妹妹在西藏音乐学院读书,与另一女同学合作出了一张VCD音乐专辑,有团友买了下来,在回林芝的路上,在车中放。那高亢优美的藏族民歌,伴随着我们,乘着浓重的夜色,在微雨中回到林芝八一镇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四月1日早上,一早醒来,发现林芝又下了一场雪!今天,我们要离开林芝回拉萨。我很担心,路上是否也下大雪?那米拉山口,是否能过去?导游说,西藏十里不同天,要走着瞧。不过,我们所走的,是318国道,是要保持畅通无阻的。

从林芝再返回拉萨,感觉已经不同来时了,大家都没有了高原反应,都精神爽利。离开林芝后,一路是雪景;但走了两小时后,又是另一种景象,是初春的景象,天朗气清,牛羊满坡。不过,到了米拉山口时,又是大雪覆盖,不过,是阳光灿烂,行车一点也没有困难,我早上的担心变得多余了。我们赶紧下车,在那里补拍了不少照片。过了米拉山口,又不见了雪,在往拉萨的途中,一路都是阳光灿烂,气温渐高,非得将车窗帘子拉上不可。

从林芝到拉萨的公路上,一般是没有厕所的,要方便的话,就得“唱山歌”——随便找一处有树木遮挡的地方解决,这种情况,在别的旅游点亦然。山川是秀丽的,然而,细想一下,在祖国秀丽的大地上,其实到处都布满了万千旅游者拉撒下来的屎与尿,不知富士山上、多瑙河畔、尼亚加拉大瀑布旁是否亦如此。

在此顺便说说,三四月,西藏的一早一晚还是较冷,但中午又很热。那日照和紫外线特别厉害,难怪西藏人的肤色都是黧黑的,姑娘也不能幸免。注重肌肤美白的汉族姑娘,在此生活十天半月,恐怕会变得惨不忍睹了。

有团友买了一张VCD碟,是反映西藏历史和风俗的纪录片,途中,在车上播放。我看得津津有味,增长了不少知识。

有关西藏的历史,我知之不多。对1950年西藏和平解放的历史,是从书中了解的;对1959年西藏达赖喇嘛发动武装叛乱的历史,我当时已经知晓,“谭冠三将军”等名字当年常常出现;而西藏农奴的解放,当年则通过一部电影《农奴》作生动的反映,影片中的主人公“强巴”,我还清楚记得他的形象;至于班禅大师的圆寂,则是近年的事,还记忆犹新。不过,此纪录片有许多珍贵的历史镜头,我还是第一次看到。如达赖喇嘛被册封、坐床的情景;国民政府蒙藏委员会委员长吴忠信赴藏的情景;1950年后达赖喇嘛和班禅大师在北京开会和到各地参观访问的情景;1959年西藏武装叛乱的情景;废除封建农奴制、西藏人民翻身作主的情景;……今年,是西藏百万农奴解放50周年,50年来,西藏的确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别的不说,以西藏这样的高原雪山环境,如果不是中央人民政府和全国人民的大力支持,如果不是有人民解放军战士的流血牺牲,能修成川藏、青藏等公路、铁路吗?60年来,从内地到西藏工作和服役的人,真的是很值得歌颂的。

在中途,我们被安排参观了一处藏民的村寨,那就是阿沛村,即阿沛阿旺晋美的庄园。阿沛阿旺晋美原是藏族的高层,在此地出生。1950年,被达赖喇嘛选为与中央政府进行和平谈判的首席代表。其后,担任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。此地有1000多年历史的秀巴古堡,有雪山下的原始森林以及绿草如茵的杰邦塘草原。而我们参观的,是一排新建的藏式新民居,可以进入一民居中作客。主人用酥油茶和藏式点心招待我们。我们可以在屋里照相,也可以和她们照相。当然,这一切,都是要付费的,每位客人付给主人数元钱。在村口,也有几位藏族老人,坐在石凳上,也是供游客照相的模特,游客可坐在他们身边,戴上藏帽,围起哈达,与他们一起照相。小费也是数元或随意。

在林芝与拉萨之间,不时可以看到一些藏族村寨,数户或十来户组成。村寨的环境不会很好,但毕竟都通了电,可以看到电视,可以用上手机。还可以看到一些家庭门口停放着摩托车和小汽车。看来,西藏的现代化与内地是同步的。

下午5点左右,我们回到了拉萨。此时还未到吃晚饭的时候,导游将我们带到一家藏药厂参观。那里陈列着藏红花、藏雪莲以及其他药物。我们只是看看,一般都不买。晚上有个自费的项目,即吃藏餐和观看藏族歌舞表演,150元。多数人报名参加。我对此没有兴趣。与老张等回酒店休息。晚饭则要自己解决。

在酒店房间稍作休息后,我和老张决定到布达拉宫一行,然后一起在街上找一间馆子吃晚饭。我们坐一人力三轮车,8块钱,到了布达拉宫广场,天色渐黑,风也渐强,气温也渐低。老张给我照了几张相,然后,我们往回走,准备找一家饭店吃晚饭。

与老张走着走着,我觉得他走得摇摆不定,行走的不是一条直线。与之说话,觉得他说话也不清楚。重回拉萨,我已适应了高原气候,已没有刚来时那种反应;但是,老张现在的表现,莫非正是高原反应?这反应还挺厉害,似得了大病,如同中风!我不敢怠慢,即搀扶着他,一直走回酒店。这时,吃藏餐观藏舞的同伴已经回酒店。我们一起给他喂药喂水,让他休息。不久,老张又发现,自己的手机不见了,很可能刚才在路上,步履蹒跚时弄丢了。

是夜,我就泡了一包快食面当晚餐,不过,也不觉得饿。虽说自己没有高原反应,但还是觉得皮肤干燥,晚上觉得很精神,没有睡意。可能这也是高原反应的表现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2日上午,安排参观布达拉宫。然而,老张还是象大病一样,还是起不来。于是,只好放弃上午的活动。参观布达拉宫,是西藏游的重头戏,然而,老张竟然错过了,恐怕是终生的遗憾!同我们一团的黎氏两母女,于今天坐火车离开拉萨。参观布达拉宫的,就只有11人了。

早餐后,8点钟,我们出发,很快便到了布达拉宫广场。这是个大晴天,天空蔚蓝一片,太阳初露。只见在布达拉宫前面的马路边,有许多信徒手拿摇鼓,围着布达拉宫边念经文边走过,并对着布达拉宫在虔诚地跪拜。据小刘介绍,这是信徒们每天的必修课,就如同内地城市中的晨运者。

布达拉宫的门票为100元,已包在团费中。我们在导游小刘的带领下,开始沿着石阶步步登上白宫。每处,小刘都给我们讲些故事。幸而大家基本适应了高原气候,登阶时还不算吃力。站在宫墙,拉萨城区可以尽收眼底。在宫外还可以照相,而到了里面,则不可照相了。进得宫内,登了几回狭窄陡斜的楼梯,才到达一间间的殿堂。

有关布达拉宫,小刘介绍得很详细,而我难以记住,我只有找些资料来抄上。

布达拉宫始建于公元7世纪藏王松赞干布时期距今已有1300年的历史。

  唐初,松赞干布迎娶唐朝宗室女文成公主为妻,为夸耀后世,在当时的红山上建九层楼宫殿一千间,取名布达拉宫以居公主。据史料记载,红山内外围城三重,松赞干布和文成公主宫殿之间有一道银铜合制的桥相连。布达拉宫东门外有松赞干布的跑马场。当由松赞干布建立的吐蕃王朝灭之之时,布达拉宫的大部分毁于战火。

  明末,在蒙古固始汉的武力支持下,五世达赖建立葛丹颇章王朝。公元1645年,开始重建布达拉宫,五世达赖由葛丹章宫移居白宫顶上的日光殿。1690年,在第巴桑杰嘉错的主持下,修改红殿五世达赖灵塔殿,1693年竣工。以后经历代达赖喇嘛的扩建,才达到今日的规模。

布达拉宫外观13层,高110米,自山脚向上,直至山顶。由东部的白宫(达赖喇嘛居住的地方),中部的红宫(佛殿及历代达赖喇嘛灵塔殿)组成。红宫前面有一白色高耸的墙面为晒佛台,在佛教的节日用来悬挂大幅佛像挂毯。

布达拉宫内部绘有大量的壁画,构成一座巨大的绘画艺术长廊,先后参加壁画绘制的近有二百人,先后用去十余年时间。壁画的题材有西藏佛教发展的历史, 五世达喇嘛生平,文成公主进藏的过程,西藏古代建筑形象和大量佛像,金刚是一部珍贵的历史画篆。布达拉宫中各座殿堂中保存有大量的珍贵文物和佛教艺术品。五世达赖喇嘛的灵塔,座落在灵塔殿中。塔高14.85米,是宫中最高的灵塔,塔身用黄金包裹,并嵌满各种珠宝玉石,建造中耗费黄金11万两。其它几座灵塔虽不如达赖喇嘛灵塔高大,其外表的装饰同样使用大量黄金和珠宝,可谓价值连城。

参观这布达拉宫,前后要两个多小时。从布达拉宫走出来,我长舒一口气。原因无他,宫内的殿堂都很窄小,光线不足,空气不够流通,加上酥油灯的气味,汉族人闻不惯。我想,此宫,参观游览一下可以,要在此修道,真要有非凡的意志了。她与北京的故宫、巴黎的凡尔赛宫、莫斯科的克里姆林宫等,毕竟是不同风格的。不管怎样,看了一个上午,终于了解了这座神秘的宫殿,这就是一大收获。

游览布达拉宫这一天, 忽然想起正是鄙人的生日。 在参观过程中,我边走边双手合十膜拜,不知满宫神佛喇嘛灵塔宝器经书是否会保佑我之余生。 有《长相思》词为证:“宫廷,红宫廷,漫步堂廊脚步轻,梵音耳畔鸣    看神灵,拜神灵,细听喇嘛口诵经,同游知我情?

午饭时,将老张也接来,他还是不够清醒。下午,我们主要在拉萨城内转。导游又带我们去了一家卖玉器的商场,一家卖土特产的商场。然后,我们又到了一座叫扎基寺的庙宇。这是西藏的财神庙,里面的财神可保你发财。我们当然不信,到里面转个圈即出来。然后,我们又到大昭寺。此寺的门票要80元,我们都不进去,只在门外照个相,表示“到此一游”。之后,大家在八角街解散,晚饭时再集中。八角街是拉萨的小商品集散地,主要售卖各种工艺品和土特产品。

车子在拉萨的大小马路转时,我们注意到一各情况:许多路口都有荷枪实弹的解放军在守卫或巡逻,这在别的城市是没有的。小刘给我们介绍了去年的“三一四”拉萨动乱事件。

去年的314日,一群不法分子在拉萨市区的主要路段实施打砸抢烧,焚烧过往车辆,追打过路群众,冲击商场、电信营业网点和政府机关。这天,不法分子纵火300余处,拉萨908户商铺、7所学校、120间民房、5座医院受损,砸毁金融网点10个,至少20处建筑物被烧成废墟,84辆汽车被毁。有18名无辜群众被烧死或砍死,受伤群众达382人,其中重伤58人。拉萨市直接财产损失达24468.789万元。这起严重的暴力犯罪事件是由达赖集团有组织、有预谋、精心策划煽动的,是由境内外“藏独”分裂势力相互勾结制造的。为了尽快恢复正常的社会秩序,西藏自治区党委、政府组织公安、武警,对在拉萨街头十分猖狂地进行打砸抢烧的不法分子依法打击,迅速平息了事态,维护了社会稳定,维护了国家法制,维护了西藏各族群众的根本利益。
       
“三一四事件”虽然过去了一年多,但驻拉萨的军人和武警还不能掉以轻心,尤其今年“三二八”,又是西藏百万农奴解放50周年,防止不法分子搞破坏,是很需要警惕的。

晚上,我和友人再次到布达拉宫广场,主要是看看夜景。8点半钟时,布达拉宫前面的射灯亮起,照得整座宫殿呈白色,远远望去,很是夺目。明天,我们就要离开拉萨,离开西藏,或许,今生今世,也不会再来了。所以,再看多布达 拉宫几眼,留下几张夜景吧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    尾声

3日, 我们早上6点半钟起床,7点钟吃早点,7点半钟乘车离开拉萨市区。到机场时,是940分了。在机场,我们与导游小刘分手。这些天,这位重庆姑娘一直陪伴着我们,她对西藏情况的熟悉,语言表达的准确流畅,敬业爱岗的精神,受到大家的赞扬。

由于南航停飞西藏,我们坐的是川航3U8634航班,1040分飞重庆,1点多到达。我们已预先得知,回广州的飞机要到晚上920分起飞,本来计划利用半日时间再到重庆某景点游览,但是,到了重庆江北机场,机票方面又出了些问题,到下午3点多钟才解决,要想出市区也难了。于是,我们在机场呆了大半天,直到晚上920分,我们才上了南航的CZ3486航班飞广州,到广州时已11点钟。328日出发时,我们12人,43日归来时,仍是12人。出发时,大家并不相识,归来时,大家都成好朋友。分别时,竟有点依依不舍。

我们约了车到机场来接。回到中山,已经是1点半钟了。

西藏,神秘之旅,我们总算走了一遭。在西藏的日日夜夜,我想,将会留在记忆中,很久,很久的。

最后,还是以一阕《浣溪沙》词结束本文吧:“不惧西天雨雪忧,初春三月藏区游,林芝拉萨客宾稠。    佛庙王宫观善信,冰峰峡谷赞高幽,农奴解放庆街头。

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9年4月11日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 

 

{优米}| {优米直播}| {优米赛程}| {优米直播篮球}| {优米直播足球}| {优米}| {优米直播app}| {优米直播平台}| {yy优米直播回放}| {优米美食直播}| {优米}| {优米直播}| {优米赛程}| {优米直播篮球}| {优米直播足球}| {优米}| {优米直播app}| {优米直播平台}| {yy优米直播回放}| {优米美食直播}| {优米}| {优米直播}| {优米赛程}| {优米直播篮球}| {优米直播足球}| {优米}| {优米直播app}| {优米直播平台}| {yy优米直播回放}| {优米美食直播}| {优米}| {优米直播}| {优米赛程}| {优米直播篮球}| {优米直播足球}| {优米}| {优米直播app}| {优米直播平台}| {yy优米直播回放}| {优米美食直播}| {优米}| {优米直播}| {优米赛程}| {优米直播篮球}| {优米直播足球}| {优米}| {优米直播app}| {优米直播平台}| {yy优米直播回放}| {优米美食直播}| {优米}| {优米直播}| {优米赛程}| {优米直播篮球}| {优米直播足球}| {优米}| {优米直播app}| {优米直播平台}| {yy优米直播回放}| {优米美食直播}| {优米}| {优米直播}| {优米赛程}| {优米直播篮球}| {优米直播足球}| {优米}| {优米直播app}| {优米直播平台}| {yy优米直播回放}| {优米美食直播}| {优米}| {优米直播}| {优米赛程}| {优米直播篮球}| {优米直播足球}| {优米}| {优米直播app}| {优米直播平台}| {yy优米直播回放}| {优米美食直播}| {优米}| {优米直播}| {优米赛程}| {优米直播篮球}| {优米直播足球}| {优米}| {优米直播app}| {优米直播平台}| {yy优米直播回放}| {优米美食直播}| {优米}| {优米直播}| {优米赛程}| {优米直播篮球}| {优米直播足球}| {优米}| {优米直播app}| {优米直播平台}| {yy优米直播回放}| {优米美食直播}| {优米}| {优米直播}| {优米赛程}| {优米直播篮球}| {优米直播足球}| {优米}| {优米直播app}| {优米直播平台}| {yy优米直播回放}| {优米美食直播}| {优米}| {优米直播}| {优米赛程}| {优米}| {优米直播}| {优米赛程}| {优米直播篮球}| {优米直播足球}| {优米}| {优米直播app}|